记者无疆界公布2013年180个国家新闻自由度 中国排名第175

国新办:请各地各网站检查删除“2013年度180个国家新闻自由度排名 中国位列第175”一文有关内容。(20140210)

作者 法广

记者无疆界公布2013年调查180个国家的新闻自由度,中国在最后十名国家行列,排名第 175名。中国如同2012年排行榜,仍名列最后十名国家中。2012年,在179个国家中,中国排名第 173名,越南172名,伊朗174名。芬兰、荷兰及挪威再度名列新闻自由前三名的国家;而土库曼、朝鲜及厄立特里亚继续成为新闻自由最糟糕的国家。

根据本台接获记者无疆界组织(RSF)的新闻稿指出,要求所有媒体要等到周三巴黎时间零点整开始才可以公布该组织所公布的这项2013年的180个被调查国家中评审结果新闻自由度排行榜。中国此次仍然在最后十名国家行列中,排名第 175名。

记者无疆界指出,2014年公布的这项2013年的调查结果显示了在一些国家的新闻自由度出现严重倒退情况,如:美国、中非共和国、危地马拉等国;不过在另一些国家则明显有进步,如: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及南非等国。芬兰、荷兰及挪威再度名列新闻自由前三名的国家;而土库曼、朝鲜及厄立特里亚继续成为新闻自由最糟糕的国家。

周三公布的2013年180个被记者无疆界组织调查国家的新闻自由度评审结果的前十名及最后十名国家名单如下:

2013年的新闻自由度排前十名的国家是:

1.芬兰 2. 荷兰3. 挪威4. 卢森堡5. 安道尔6. 列支敦士登7. 丹麦8. 冰岛9. 新西兰10. 瑞典

2013年的新闻自由度排最后十名的国家是:

171. 老挝172. 苏丹173. 伊朗174. 越南175. 中国 176. 索马里177. 叙利亚178. 土库曼斯坦179. 朝鲜180. 厄立特里亚

这项参考工具是记者无疆界参考各国的7项标准评审该国的新闻自由度所提出排行榜名单,这七项标准是:新闻的苛捐杂税水平、新闻多元化的程度、媒体的独立性、媒体环境、媒体自我审查程度、法律框架、透明度及基础设施。这项参考工具是要敦促这些国家政府面对他们应负的责任,,并让公民社会可以有一个客观的标准,并提供国际组织一个所谓好政府的指标,并得以引导他们的决定。这是记者无疆界秘书长克里斯托夫•德洛瓦向媒体指出的。

2012年,在记者无疆界调查179个国家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结果,中国也是名列最后十个国家行列,排名第 173名,越南172名,伊朗174名。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哈佛的政治不正确!

真理部:查删《草根评论:哈佛的最大问题是不是政治不正确》。(20140509)

习总到北大视察,对北大学子的殷切期望就是不要办成第二个哈佛。北大哲学教授叫什么来着的,立马警告北大党政领导,如果把北大办成第二个哈佛,就危险了!为什么成了第二个哈佛就一定危险呢?据网上资料,哈佛大学培养出了36位诺贝尔奖得主(与哈佛大学有关的诺贝尔奖得主总数有63位),难道中国不需要诺奖吗?显然不是。

钱学森曾经疑问:中国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中国领导人也在为培养不出大师而捉鸡,但为什么偏偏哈佛那样的大师就是危险的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哈佛的政治不正确!

虽然文革已经结束,虽然政治挂帅已经成为历史,虽然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是,政治其实一直是第一位重要的事情。比如朝鲜,虽然国家被金家王朝搞得饿殍遍野,但由于一贯执行反美反民主反宪政反普世这样政治正确的道路,所以一直被大哥看好并能得到大哥的鼎力援助。

如果北大不幸办成了第二个哈佛,又如果北大不幸出了几十个诺奖级别的大师,但因此而葬送了红色江山,全国人民岂能答应?当然不能答应,岂但不答应,还要将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至于为什么哈佛政治不正确,当然是因为他们从小就没有把第一粒扣子扣好。这里就又出现一个悖论:扣子没扣好,于是大师辈出,扣子扣好了,结果奴才蜂拥!我们于是就有这样的感慨:不能把北大办成哈佛大学,而是要办成哈腰大学!不哈佛,就哈腰!

户外敬拜三周年之际 北京守望教会告会众书

国信办:各网清理删除《户外敬拜三周年之际 北京守望教会 告会众书》一文及相关评论。(20140416)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1

在户外敬拜的坚持中我们走过了三年的时间。回顾教会所走过的这三年时间,我们实在要感谢神对教会的保守。这三年我们失去了稳定的主日敬拜场所,经历了政府有关部门不断的打压,可是教会被保守到今天,不但没有被打散,而且至今仍持守开始户外敬拜时的信仰立场和态度。在过去三年时间里,我们所经历的是艰难的试炼,其间整个教会和弟兄姊妹经历了太多的艰难、困苦和挑战,神透过这些经历向我们显明的恩典更是难以计数。户外敬拜历时之长,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这几年我们所走过的路,也是过去我们未曾走过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所经历到的软弱,也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多。再次感谢神在过去三年诸般的艰难中对教会的保守,感谢神在我们许多的软弱上显出了祂自己的刚强!

2

三年前我们教会坚定地开始户外敬拜,是因为有关部门失信,不断干预我们的聚会,致使我们为聚会租赁的场所一次次地“被解约”,教会失去了稳定的聚会场所。在这种情况下,要么得到有关部门再不干预的书面承诺,能租赁新场所聚会,要么进入教会已购置的新堂聚会,否则教会已经无法在稳定的聚会场所正常聚会。面对政府部门的干预,在既得不到承诺又不能进入新堂的情况下,教会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分散聚会,要么户外敬拜。但我们都知道,分散聚会不符合过去神带领我们守望教会的方向。这样,在既无法拥有稳定的室内聚会场所正常开展聚会又不能分散的情况下,户外敬拜成为了教会别无选择的选择。我们当时坚定地开始户外敬拜就是因为这个原因。2011年圣诞节过后,治委会再次决定继续户外敬拜,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

3

在过去的三年中,教会和弟兄姊妹因坚持户外敬拜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教会依然坚持户外敬拜,是因为我们作为基督的教会不能背离主藉着“山上之城”的异象对我们教会的带领,我们不能因为有关部门的干预、打压和逼迫,就改变我们对基督的顺服。所以对我们来讲,它关乎教会是否忠于元首基督的信仰立场问题。我们也知道,不是只有户外敬拜才能表达这样的信仰立场和态度。在过去教会遭受残酷逼迫的年代,老一辈们因着坚持信仰不顾危险在家中开始并坚持了聚会(这就是家庭教会的开始),许多人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其实他们当时面对强权所表现出的对基督的顺服,表达的就是耶稣基督是教会唯一元首的信仰立场。家庭教会在神的恩典中成长,到今天这个时代已经显出了教会的公开见证。守望教会所遭受的逼迫与早期教会在家里聚会遇到的逼迫在性质上是一样的,只是在打压程度上远不及过去而已。在冲击聚会或关押带领人等传统的打压方式已经不那么奏效的今天,有关部门打压教会所用的方法就是不让教会拥有稳定的聚会场所,租赁的就给房东施压,使其与教会解约,购置的就给开发商施压,使其不敢交房。因此,除非解决聚会场所问题,户外敬拜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从09年到现在各地发生的多起户外敬拜事件也印证了这一点。

4

如果说户外敬拜是教会因有关部门干预失去室内场所而做出的不得已的选择的话,那么建堂可以说是教会在现今处境下自行解决稳定聚会场所做出的积极努力和实践。非常感恩的是,“山上之城”的异象在教会成长和建造过程中逐渐显明,到2009年,在圣灵的带领下,我们教会推动建堂,透过全教会弟兄姊妹同心的、大力的奉献实现了购堂。尽管因有关部门的介入暂时无法进入购置的堂,但教会建堂的实践已经清楚表明,今天教会的成长确实到了非解决聚会场所不可的地步,而且进入所购之堂也是结束户外敬拜状态最自然的方式,又是化解政教关系张力和冲突在现阶段最实际的办法。我们所熟知的两个兄弟教会在户外敬拜之后进入自己购置的堂,以此结束户外敬拜,也能说明这一点。而且,对我们教会来讲,建堂虽然受到外在环境的驱使,也有圣灵对教会的带领。我们无法否认在教会建堂过程中圣灵在我们中间的大能工作。因此我们可以说,我们教会的建堂是在圣灵的带领下全教会信心的行动;基于建堂是出于神的这起初的信心,以及祂在建堂中的工作没有结束的认定,在户外敬拜的艰难中我们也没有放弃建堂,治委会在2012年年底确认了教会继续建堂直至完成。

5

无论是户外敬拜还是建堂,一方面是受到教会的成长和教会所处社会环境的驱使,另一方面是出于圣灵在教会中的引导带领。围绕聚会场所问题凸显的政教关系张力和冲突,恰恰表明基督的教会在这个时代中的兴起,特别是城市家庭教会的兴起。随着自身的成长,城市家庭教会越来越意识到自己作为神的圣民团体有责任和使命向这个世代公开见证基督,并且开始积极浮出水面时,原先的政教关系张力变为公开的冲突。我们相信,在过去十年的教会建造过程中,圣灵逐步向我们显明了“山上之城”异象,就是建造以基督耶稣为元首的教会,向着这个世代公开、整体地做先知性的见证。为此,我们在圣灵的带领下推动了教会登记、堂会转型和建堂事工,在三年前又直面聚会场所问题所带来的政教冲突,在聚会场所问题无法得到解决的情况下,以户外敬拜来表明教会唯独听从基督的带领,并且在户外敬拜的坚持中等候并祈求主以祂的作为来帮助教会解决聚会场所问题。我们知道,在推动上述事工的过程中,我们充分显露了人性的软弱、信心的不足、做事的不成熟、各样的失误和亏欠,甚至是罪。但我们深深地体会到,我们人性的软弱无法遮蔽神已显明的工作;我们信心的不足,也不足以否定神对教会的带领;我们的不成熟,也不能拦阻神自己带领的工作;我们的亏欠甚至是罪,也不能使我们在神所带领的路上回头。在户外敬拜即将满三年的今天,我们需要重新看到并确认神在现阶段对我们教会的带领,以此恢复我们起初的信心,坚定我们今天的脚步,“把下垂的手举起来、发酸的腿挺起来”,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基督;与此同时,我们盼望全教会能在主里面合一。

6

论到全教会在主里面的合一,我们不得不说,这是我们特别需要努力学习的属灵功课。我们都知道,自治委会决定户外敬拜起,教会中一直存在着对户外敬拜问题的不同看法。在户外敬拜即将满三年的今天,我们当如何在户外敬拜这一特殊状态下保守全教会的合一呢?

针对教会目前的状况,我们主要从三个层面来看合一:一是救恩或基本信仰层面,二是异象或真理应用层面,三是实践异象的信心层面。救恩或基本信仰层面的合一乃是最为基本的合一,是其他两个层面合一的基础。无论在一些神学问题看法上是否一致,无论是否认同教会在异象上的领受,无论是否认同实践异象的方式,这基本层面上的合一都不应当受到影响。这种合一是神借着耶稣基督的救赎所成就的,也是圣灵所赐的,因此我们应当竭力保守。也就是说,“一主、一信、一洗、一神”这一合一的基础所带来的彼此之间的相爱、尊重、扶持应当超越异象或真理应用层面的不同。因此,今日教会在这样一种特殊状态中的时候,合一所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不是看法上的统一,而是该如何以合主心意的心态和方式来面对看法不同的肢体。即便看法不同、领受不同,我们仍有同一位主、同一位神,在同一身体里互为肢体,同领基督的身体和血。为此我们理当彼此看顾、互相代祷,而非因为看法或领受的不同而彼此批评和攻击,或彼此疏远和冷漠对待。所以,认同异象的弟兄姊妹和不认同异象的弟兄姊妹之间的合一体现在互相尊重,彼此忍耐上。无论是认同“山上之城”的异象而参加户外敬拜的弟兄姊妹,还是不认同这个异象而不参加户外敬拜的弟兄姊妹,都不应彼此对立,而当在忍耐和力所能及的彼此服侍中与教会同行,相信圣灵在这一过程中有祂自己超然的工作。

至于第二个层面上的合一,即异象或真理应用层面的合一,是在很多非基要信仰或救恩神学问题上有一致的看见,比如对政教关系的领受、对教会观的理解等,每一个教会可以有各自不同的异象领受。但我们也知道,在真理应用上有同样的看见,才可能持守共同的异象,也才能达到“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这种更为和谐的合一配搭事奉的地步。关于教会“山上之城”异象及户外敬拜,前面已经表述了很多,守望教会之所以坚持户外敬拜,说到底是为了持守唯独尊崇耶稣基督为主的信仰立场。虽然对这一立场我们大多能认同,但是在目前的处境中是否一定要以户外的方式,却存在不同的看法。但既然主在自己的教会中设立的带领团队有明确的领受,那么我们要省察自己的内心,看我们每个人所持定的是否是出于对主的敬畏,是否是发自个人诚实的良心。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出自在基督里良心自由的领受,那么因为是从主所领受的,我们就会尊重彼此的选择;如果我们的选择是出于我们自己的软弱或得失的计较,那么求主的灵光照我们,使我们的心能在圣灵里得到更新,从而更体贴主的心意。

当然,即便是对异象的实践方式看法一致,也不意味着所有的弟兄姊妹都能有完全相同的信心和投入。比如有的弟兄姊妹可以在平台敬拜,有的弟兄姊妹虽然认同异象,但是因为其他各种因素的拦阻而不能到平台敬拜。这是对今日教会合一挑战的第三个方面。有信心前往平台的弟兄姊妹,要为神所赐的信心来感恩,并且以信心的顺服来荣耀基督,因为我们不是凭自己的血气,而是靠着圣灵的能力才能顺服。有拦阻不能前往平台的弟兄姊妹,也同样需要寻求圣灵的能力,要知道有哪些拦阻,恳求圣灵的帮助来胜过自己的软弱,并且时常省察自己有信心没有。在彼此的关系上,信心刚强的不要批评软弱的,疑惑的也不要论断坚定的,反而要为彼此来感恩,即为神所赐给前往平台的弟兄姊妹的信心和勇气来感恩,也为在派出所守候、给在里面的肢体送饭或代祷的弟兄姊妹的爱心付出来感恩。

总之,我们作为同一个基督身体上的肢体和同一个神家庭(教会)中的成员,要彼此接纳和担代,建立德行,共同前行。照着主赐给我们每个人的恩典的程度,或在信心中勇敢迈出,或在爱心里守候陪伴,或挂念中代祷,或忍耐中等候……无论如何,将来见主的时候,各人要按着自己所行的得主的称赞;并且在不久我们相聚在一起的时候,因主合一的灵已在我们中间而让我们彼此之间没有隔阂,满得喜乐。

7

关于主日敬拜,我们知道目前教会坚持的户外敬拜不是教会敬拜的常态,而且户外敬拜也受到干预,整个教会实际无法聚集在一起敬拜。这的确给一些人带来困惑,也给教会带来不少问题,包括牧养上的亏损。但我们既然为表达教会的信仰立场而坚持户外敬拜,那么在接受教会敬拜特殊状况的同时,我们也应尽力克服困难和弥补亏损。为了在我们所认定的主带领的艰难道路上,全教会能够继续同心前行,治委会建议:一)教会每位弟兄姊妹来到神的面前,真实地面对教会继续户外敬拜的带领,更新对教会坚持户外敬拜的看法,并且积极考虑是否参加主日的户外敬拜;我们祈求主照着祂圣善的美意引导更多的人迈出信心的脚步,积极参与和承担。二)如果在神面前诚实地面对自己,依然意识到自己无法参加教会户外敬拜,而选择在家中敬拜,或者主日暂时到其他兄弟教会参加崇拜,那么尽可能参加周间的小组、祷告会及圣餐聚会,以便在肢体交往中建立稳定的生命连接;并且在祷告中常常彼此记念,在圣餐聚会中同领饼和杯,以使我们更多地体会到,即使在这种特殊时期不能在一起主日敬拜,我们仍同属基督的身体;而且需要时能参与主日在派出所外的陪伴守候,以此来加深自己与众肢体的彼此相爱、彼此相顾的生命关系。有这样的积极行动和实际措施,持续的户外敬拜也不至于拉远我们个人与教会及肢体间的关系。三)主日选择在家中敬拜的弟兄姊妹,务必坚持主日在家中的敬拜,并且按照教会每主日的敬拜程序和讲章及录音来敬拜,不要松懈以至于停止了敬拜,造成灵里的亏损;主日选择暂时去其他兄弟教会的弟兄姊妹,要时常关注教会的主日讲道和每周报告,这样才能对教会的状况有及时的了解。四)若有弟兄姊妹自户外敬拜以来长时间一直固定在某个教会参加主日敬拜,已经融入到那间教会,也与那里的弟兄姊妹建立了稳定的肢体关系,并且承担服侍,因此再不委身那间教会心灵有些不安,可又觉得这时候离开我们教会不妥,这些弟兄姊妹可以在基督里以自由的心态考虑是否转会到那间教会,我们虽有很多不舍,但会在主里理解并祝福。总之,我们的盼望是,在过去的艰难中一直委身教会到今日的所有弟兄姊妹,在主所带领的道路上继续一同奔走,最终一同“承受那为业之地”。

祷告:

主啊!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们教会的带领、使用和保守!我们走过了三年的户外敬拜,今天,我们来到你面前,祈求你再次开启我们,超越建堂和户外敬拜过程中经历的艰难和我们自身的软弱,能够看到你的教会依然在你自己的带领之中。为此我们祈求你,恢复我们起初的信心,坚定我们现今的脚步,让我们“把下垂的手举起来、发酸的腿挺起来”,以信心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基督,让我们以信心继续祷告说:愿你帮助我们,帮助你的教会完成建堂、结束户外,好使你在我们中间开始的工作得以完成。我们也恳求你,在成就你旨意的过程中,使全教会弟兄姊妹在你里面合一,在你带领教会的道路上能够同奔,在你要完成的工作上能够有份。祈求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北京守望教会
治理委员会
2014年3月27日

谁让我们成为无产阶级

真理部:视频网站注意查删以下视频内容:《谁让我们成为无产阶级》,《纳税人的钱哪儿去了》,《谁为我们代言》。(20140508)

《谁让我们成为无产阶级》

《纳税人的钱哪儿去了》

《谁为我们代言》

 

张雪忠:高瑜女士的行为应不构成犯罪

真理部:请查删《张雪忠:高瑜女士的行为应不构成犯罪》一文。(20140508)

日前,有媒体报道,中国著名记者高瑜女士,被北京警方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拘留。外界推测,本案涉及的所谓国家秘密,应该是去年的中共中央九号文件,即《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我并不了解案件的实情,但如若假定上述推测就是案件事实,则高女士的行为并不构成犯罪。现结合《刑法》和《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阐明理由如下:

1、一个政党的文件不应视为国家秘密,即使是党员也没有保密的法律义务(只有组织义务),更何况非党员公民。

在一个国家,如果在法律上把政党文件视为国家秘密,显然是一种党国不分或以党代国的错误做法。另外,一个国家的执政党,本来就应该尽量将它的政治方针、政策立场、执政理念公之于众,以接受全体国民作为国家主权享有者的评判与监督。如果执政党将这些东西都当成秘密,则反而会让人怀疑,它自己的政党利益和国家利益可能是相违背的。

即使政党将它的某些文件视作秘密,也只有党员才需承担保密义务,但这一义务只是一种政党纪律。如果党员违反了这一义务,最多只需接受政党纪律处分,而无需接受国家法律制裁。非党员公民对任何政党的文件内容,则无需承担任何保密义务。

2、本案所涉文件也不属于《保守国家秘密法》规定的国家秘密。

依《保守国家秘密法》第2条及第8条第3款的规定,政党的秘密如果属于”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悉的事项”,亦属于国家秘密。

从上文第1点的分析可以看到,《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这一规定,显然有违党国有别的政治原则。但即使不考虑这一点,就是依这一规定的文义,本案涉及的政党文件也不属于国家秘密。

第一,这一规定作为法律规定,其中涉及的”国家安全和利益”,必须是具体和可识别的国家安全和利益,即必须是信息一旦泄漏,就会造成事实上可认定和可衡量的国家利益损失或国家安全恶化。绝不能将信息泄露产生的空乏和抽象的所谓”影响”,视为法定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受损,否则必将致使国家秘密的范围变得毫无边界,并将使任何公民都可能遭受无妄之罚。

第二,这一规定中的国家秘密,必须是”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悉的事项”。这里的法定程序,必须是特定的国家机关依国家法律的规定,所进行的确定程序。政党或政党的任何机构,都无权自行将本党文件确定为国家机密。

基于以上理由,我认为,高瑜女士的行为应不构成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

2014年5月8日

中国外逃贪官卷万亿 追缴无力

真理部:全网查删《中国外逃贪官卷万亿追缴无力》相关有害信息。全面清理跟帖评论。(20140507)

177881472

瑞士承诺终结银行保密制受到全球舆论关注,中国尤甚。实际上,中国目前已成全球非法资金外流最多(超1万亿美元)的国家,且以“黑钱”洗白为主要表现形式。据统计,中国外逃贪官近2万人,携款额估算在8千亿-1.5万亿之间。如此多的资金流向瑞士等国家(十八大后外流速度加快),数据显示中国官方追缴十分不力。瑞士终结保密制能否让中国追缴黑钱进程加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此前从未向瑞士要求瑞士提供外逃贪官银行账户信息,而不是被瑞士拒绝。

中国非法资金外流10年超1万亿美元 居全球首位

2013年12月,美国非营利机构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发布《发展中国家非法资金流出:2001-2011》报告。该报告指出,2001-2011期间,中国(大陆)因逃税、腐败和犯罪等而产生的非法资金外流达1.08万亿美元,约占全球份额的1/6,是全球非法资金外流最多的国家。俄罗斯、墨西哥分列二三位。

中国每年非法外流金额节节攀升 逼近1年2千亿美元

中国非法资金外流主要为“洗白”

发展中国家非法资金外流一般表现为以下几个原因:1、商业逃税,转至税率更低的国家逃税(世行报告称占比60%)2、洗白非法资金,通过将非法资金(如贪污、诈骗)转移到国外逃避监管3、投资需要,国内管制较多,投资渠道较少,将资金转出获得更好项目和收益。

但据社科院报告,中国资金外流比较特殊,集中表现在洗白非法资金这一单一形式上,可分为转移非法所得、实现化公为私等方面。

大量中国“黑钱”流向瑞士 十八大后更甚

据路透社2013年报道,巨额黑金从中国等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如金融中心伦敦和纽约,再加上避税天堂瑞士。另据媒体报道,中共十八大后的强劲反腐,令一些地方官员因害怕公布家庭财产而急于抛售豪宅别墅,有些官员把资金通过非法渠着转向瑞士银行。

中国式非法资金外流:外逃贪官“贡献”巨大

预估:中国外逃贪官过万人带走万亿元资产

官方从未正式公布相关数额,不过通过央行报告和官员著述仍能略知一二。

1、央行报告:1.8万名官员高管卷款8千亿外逃

据央行这份2008年6月完成,名为《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的报告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000至18000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位国人被掠走620元。

2、最高法院前院长著作:1988年–2002年,超1.5万亿被卷跑

最高法院前院长肖扬在其2009年出版的《反贪报告》中曾引用有关部门的统计称,1988年–2002年的15年间,资金外逃额共1913.57亿美元,年均127.57亿美元。如果按照当时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那么外逃资金可能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

贪官携款外逃最高纪录:4.83亿美元

余振东案:2001年10月,中国银行在一次全行数据信息整合时发现,高达数亿美元的款项不翼而飞。调查发现,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曾经担任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行长的余振东、许超凡、许国俊,先后把4.8亿多美元的银行资金转移到海外。案发后,三人逃至美国。余振东于2004年被美国遣返回中国,后被判刑12年,大多数赃款至今未被追回。

国家追缴赃款成绩非常差

相比万亿的外逃官员携带资金,中国政府十年间(2003-2012)追缴的资金少的可怜,还不到1千亿。

10年间被抓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过万 追缴赃款仅约800亿

2003-2007年 抓获4547人 追缴赃款244.8亿

“完善境内外追逃追赃机制,对在逃的5724名职务犯罪嫌疑人已抓获4547名,追缴赃款赃物244.8亿多元。”

2008-2012 抓获6220人 追缴赃款553亿

“会同有关部门追缴赃款赃物计553亿元,抓获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6220人。”(引述最高检2003-2012年工作报告,相关数据以胡温任期计算)

瑞士银行业“保密制”终结利好中国追缴贪官资产?

随着世界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瑞士承诺将自动向其他国家交出外国人账户的详细资料,不再坚持保护银行客户隐私,一场中国网民的狂欢就开始了。网友称“贪官,裸官的钱要被晒出来了”,甚至戏称“中瑞关系走到尽头了”。不过现实也许并没有预想的美好。

1、中国此前从未要求瑞士提供外逃贪官银行账户信息

瑞士联邦司法部发言人Folco Galli今年1月曾对外表示,“据我们所知,瑞士目前尚未收到中国当局要求瑞士提供中国腐败官员银行账户信息的请求。”这说明此前并非瑞士以保密协议拒绝中国公开账户信息申请,而是中国政府本身未有意愿。以后瑞士即便自动交出,想必中国政府也会保密。

2、瑞士银行业账户信息或无法说明是否属于中国贪官

中国虽然号称身份证实名制体系,但“证书”、“证爷”屡见不鲜,贪官为躲避被查,大有可能伪造证件开户;抑或贪官们早已凌驾国内身份体系,手持别国护照办理银行业务。即便是账户公开,或也揪不出外逃贪官。

3、瑞士官方承诺终结银行保密制 代表能够执行

瑞士银行家协会公共关系经理沃纳表示,目前这40多个国家签署的宣言尚只是一个政治承诺,如果要最终成为具有强制力的措施,则需要通过国际法再到国内法的一步步推进。最早也要到2017年才生效。

瑞士宪法规定,瑞士实行“公民表决”(即公民投票)和“公民倡议”形式的直接民主,每逢重大事项就全民公决是瑞士一大特色。保密制在瑞士有数百年历史,即便要终结也要全民公决投票,是否能通过尚不可知。1992年,瑞士公民投票否决了加入“欧洲经济区”的倡议,致使政府试图推动加入欧盟的计划搁浅。这与执行能力极强、政府说一不二的中国不同。

邓力群比邓小平高明

真理部:全网查删《邓力群比邓小平高明》涉伪造邓小平讲话相关有害信息。

邓小平在80年代中央理论务虚会上的讲话全文:

来的都是老同志啊。文革十年大家受苦了。已经平反的同志们要努力工作,还没有平反的同志再等待一下,耀邦同志正在做这件工作。同志们再耐心等待一下,再过几年,情况就更好了。

过去那样,大家无法正常工作,事事看群众脸色的时代过去了。造反派们要镇压,有一个,抓一个。留着捣乱。今天我讲两个问题:文革和改革。

毛主席搞的文革从理论到实践都是错的。大家都是过来人,亲身体会了。我和少奇,66年被打倒。虽然还有车,有秘书,有厨房,但是没有工作了。群众开批判会,做检讨。我是50岁的人了,革命了一辈子。我革命的时候,王洪文还没出生呢。更重要的是,无法保护好我们的子女了。大家都知道,我的儿子在北大摔断了腿。他毛泽东的儿子虽然死在朝鲜战场,我的儿子也是文革中光荣负伤。剑英同志跟我说,再不把四人帮抓起来,我们无法过好晚年了。对啊。我们要彻底否定文革,没有人会不同意的。

毛主席发动文革是从反修防修角度出发的,用意是好的,但多余。少奇同志和我什么时候说要搞资本主义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也好,奖金鼓励也好,是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我们搞的,永远不会把中国引上资本主义道路。只会让中国在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蒸蒸日上。我说没有用,实践会检验的。少奇曾跟我说:“如果我的路线真的把中国带上资本主义道路,群众斗垮了我,我都认了。”

我们打了那么多仗,无数先烈的鲜血换来了今天。多少同志们都是高喊共产主义万岁牺牲的。我的一个战士牺牲时跟我说: “邓政委,一定要实现共产主义!”我说: “你放心,我一定要让中国富裕起来。”

74年,评《水浒》,江青在政治局讲: “你邓小平就是宋江。毛主席带领我们革命反对帝国主义,你会等主席百年以后投降帝国主义。”

胡说!我不会!

如果有一天,我们抛弃第三世界朋友,和帝国主义同流和污,我们的改革就走上了邪路了。如果有一天帝国主义往我们头上扔炸弹,我们的改革就走上了邪路了。如果有一天帝国主义在我们的领土上胡作非为,我们的改革就走上了邪路了。如果有一天美国人背弃上海公报,重新支持台湾,我们的政策就出问题了。但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实践会检验的。

改革才是出路,分成两步走。第一,回到56年八大的路线上来,也就是我和少奇同志的代表的路线。第二,向世界开放,欢迎外国人来投资。有人怕这怕那,祁人忧天吗。有少奇同志的书在,有我人在,不会出问题的。

邓力群同志做了一个梦:他说他梦到中国遍地是贪官。胡扯!我们的干部都是共产党人,是我们亲手提拔的,即使有点官僚主义,也到不了贪官的份上,再说,还有公检法么。如果真是那样,我们的改革就出了问题了。

他还说:梦到了中国会有资产阶级。不能!我们49年就消灭了资产阶级,搞社会主义建设,怎么会有资产阶级呢?阶级斗争还没有搞完?文革思想!

我们应该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他们会去帮助落后的人们,最后达到共同富裕。咱们孩子们都是从小受共产主义教育的,他们会去帮助别人的。我放心!

邓力群同志还梦到:中国有了黑社会。荒唐!香港,台湾才会有呢。我灭黑社会31年了,中国现在不会有,将来富裕了也不会有。否则,我们的改革真就出了问题了。

邓力群同志还梦到:有钱人杀人,逍遥法外,穷人有苦无处诉。共产党员脱离群众。不可能!我们党在文革中才会脱离群众,现在改革了,党的工作会越来越好,共产党员离群众会越来越近的。实践会检验这点的。

邓力群同志又梦到:工人失业了,下岗了。资本家回来了搞剥削。农民没有地种。人民受二茬罪。这不荒唐吗。我们现在的工作是太多,还怕工人不够呢。粮食都不够,农民怎么没有地种呢?要是真这样,我们的改革就走上邪路了。

最可笑的是邓力群同志还梦到:中国到处是妓女,性病,穷人把女儿送进地狱。我看,邓力群同志太过分了。我不会连蒋介石都不如吧。共产党早就消灭性病了。主席、总理虽然不在了,可是我还在,陈云在,这么多老同志还在,难到说无数先烈换来的社会主义会葬送在我们手里吗?

实践会检验真理。说什么也没有用,如果改革改掉了社会主义,我邓小平就是历史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