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逃贪官卷万亿 追缴无力

真理部:全网查删《中国外逃贪官卷万亿追缴无力》相关有害信息。全面清理跟帖评论。(20140507)

177881472

瑞士承诺终结银行保密制受到全球舆论关注,中国尤甚。实际上,中国目前已成全球非法资金外流最多(超1万亿美元)的国家,且以“黑钱”洗白为主要表现形式。据统计,中国外逃贪官近2万人,携款额估算在8千亿-1.5万亿之间。如此多的资金流向瑞士等国家(十八大后外流速度加快),数据显示中国官方追缴十分不力。瑞士终结保密制能否让中国追缴黑钱进程加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此前从未向瑞士要求瑞士提供外逃贪官银行账户信息,而不是被瑞士拒绝。

中国非法资金外流10年超1万亿美元 居全球首位

2013年12月,美国非营利机构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发布《发展中国家非法资金流出:2001-2011》报告。该报告指出,2001-2011期间,中国(大陆)因逃税、腐败和犯罪等而产生的非法资金外流达1.08万亿美元,约占全球份额的1/6,是全球非法资金外流最多的国家。俄罗斯、墨西哥分列二三位。

中国每年非法外流金额节节攀升 逼近1年2千亿美元

中国非法资金外流主要为“洗白”

发展中国家非法资金外流一般表现为以下几个原因:1、商业逃税,转至税率更低的国家逃税(世行报告称占比60%)2、洗白非法资金,通过将非法资金(如贪污、诈骗)转移到国外逃避监管3、投资需要,国内管制较多,投资渠道较少,将资金转出获得更好项目和收益。

但据社科院报告,中国资金外流比较特殊,集中表现在洗白非法资金这一单一形式上,可分为转移非法所得、实现化公为私等方面。

大量中国“黑钱”流向瑞士 十八大后更甚

据路透社2013年报道,巨额黑金从中国等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如金融中心伦敦和纽约,再加上避税天堂瑞士。另据媒体报道,中共十八大后的强劲反腐,令一些地方官员因害怕公布家庭财产而急于抛售豪宅别墅,有些官员把资金通过非法渠着转向瑞士银行。

中国式非法资金外流:外逃贪官“贡献”巨大

预估:中国外逃贪官过万人带走万亿元资产

官方从未正式公布相关数额,不过通过央行报告和官员著述仍能略知一二。

1、央行报告:1.8万名官员高管卷款8千亿外逃

据央行这份2008年6月完成,名为《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的报告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000至18000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位国人被掠走620元。

2、最高法院前院长著作:1988年–2002年,超1.5万亿被卷跑

最高法院前院长肖扬在其2009年出版的《反贪报告》中曾引用有关部门的统计称,1988年–2002年的15年间,资金外逃额共1913.57亿美元,年均127.57亿美元。如果按照当时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那么外逃资金可能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

贪官携款外逃最高纪录:4.83亿美元

余振东案:2001年10月,中国银行在一次全行数据信息整合时发现,高达数亿美元的款项不翼而飞。调查发现,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曾经担任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行长的余振东、许超凡、许国俊,先后把4.8亿多美元的银行资金转移到海外。案发后,三人逃至美国。余振东于2004年被美国遣返回中国,后被判刑12年,大多数赃款至今未被追回。

国家追缴赃款成绩非常差

相比万亿的外逃官员携带资金,中国政府十年间(2003-2012)追缴的资金少的可怜,还不到1千亿。

10年间被抓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过万 追缴赃款仅约800亿

2003-2007年 抓获4547人 追缴赃款244.8亿

“完善境内外追逃追赃机制,对在逃的5724名职务犯罪嫌疑人已抓获4547名,追缴赃款赃物244.8亿多元。”

2008-2012 抓获6220人 追缴赃款553亿

“会同有关部门追缴赃款赃物计553亿元,抓获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6220人。”(引述最高检2003-2012年工作报告,相关数据以胡温任期计算)

瑞士银行业“保密制”终结利好中国追缴贪官资产?

随着世界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瑞士承诺将自动向其他国家交出外国人账户的详细资料,不再坚持保护银行客户隐私,一场中国网民的狂欢就开始了。网友称“贪官,裸官的钱要被晒出来了”,甚至戏称“中瑞关系走到尽头了”。不过现实也许并没有预想的美好。

1、中国此前从未要求瑞士提供外逃贪官银行账户信息

瑞士联邦司法部发言人Folco Galli今年1月曾对外表示,“据我们所知,瑞士目前尚未收到中国当局要求瑞士提供中国腐败官员银行账户信息的请求。”这说明此前并非瑞士以保密协议拒绝中国公开账户信息申请,而是中国政府本身未有意愿。以后瑞士即便自动交出,想必中国政府也会保密。

2、瑞士银行业账户信息或无法说明是否属于中国贪官

中国虽然号称身份证实名制体系,但“证书”、“证爷”屡见不鲜,贪官为躲避被查,大有可能伪造证件开户;抑或贪官们早已凌驾国内身份体系,手持别国护照办理银行业务。即便是账户公开,或也揪不出外逃贪官。

3、瑞士官方承诺终结银行保密制 代表能够执行

瑞士银行家协会公共关系经理沃纳表示,目前这40多个国家签署的宣言尚只是一个政治承诺,如果要最终成为具有强制力的措施,则需要通过国际法再到国内法的一步步推进。最早也要到2017年才生效。

瑞士宪法规定,瑞士实行“公民表决”(即公民投票)和“公民倡议”形式的直接民主,每逢重大事项就全民公决是瑞士一大特色。保密制在瑞士有数百年历史,即便要终结也要全民公决投票,是否能通过尚不可知。1992年,瑞士公民投票否决了加入“欧洲经济区”的倡议,致使政府试图推动加入欧盟的计划搁浅。这与执行能力极强、政府说一不二的中国不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