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部推荐阅读 赵楚:危险的乌鲁木齐——格罗兹尼特快

【真理部】赵楚文章:危险的乌鲁木齐: 全网查删《赵楚:危险的乌鲁木齐——格罗兹尼特快》一文。(20140527)

就在中国着意打造亚太强权形象的亚信会议举行期间,新疆乌鲁木齐发生了一起伤亡惨重的恐怖主义炸弹袭击事件。惨剧发生后,官方幕后的动作难以分析,但从公开的举动看,一是一如既往地丧事当成喜事办,大肆宣扬抢救的及时,领导的重视,二是在乌市举行警力誓师,轻率地宣布在新疆实行为期一年的打击运动。与前者的官僚化作秀不同,后者蕴含极为严重的现实和历史意义,实际上,根据当局一贯的内紧外松的为政风格,这就是新疆进入准紧急状态管制的隐晦表达。

本次爆炸事件所代表的意义极为深远,因为,在天安门汽车撞击事件、昆明火车站袭击、广州和乌市火车站袭击之后,这些接二连三的成功袭击表明,当局虽这些年来在新疆和各地投入天文数字的维安资金与资源,但这些投入所依据的理论、所构造的力量体系及战法训练都不能阻止恐怖主义袭击的升级。这些事件已经表明,针对中国的恐怖主义袭击有能力以自己选择的方式和时机,对任何地方的目标实行攻击。换言之,恐怖主义袭击已经再不是20年来媒体上不无幸灾乐祸地报道的外国之事,而是中国社会和普通人民所面临的整体性安全威胁。这一历史性的威胁成型和发展本身就对此前从治疆治国到总体国家安全战略提出了直接的否定。

从过去的巴以冲突,到北爱尔兰冲突,再到世纪之交的车臣和911,很长时间以来,中国的普通人民总错误地以为这些全新的安全威胁与中国无关,是他人之事,即使在7‧5事件之后,很多人还是抱着这是新疆局部治安问题的侥幸心态。当局则一方面在新疆通过强力控制试图消除威胁根源,同时却严格实行新闻封锁,不允许公众和社会广泛地讨论这些源自新疆的事件的现实影响。但本次爆炸的惨烈和残忍已经使这种遮遮掩掩和自欺欺人的政策完全击破:人们终于痛苦地认识到,在911发生几乎15年之后,在欧美有效地抑制大型国际恐怖主义袭击十年之后,恐怖主义的浪潮已经汹涌地推到中国,而新疆则正在从我们记忆中的美好国土迅猛登上奔向车臣的特快列车。

就现实而言,新疆的车臣化危险前景已经很清晰,除了背景性的治理问题之外,导致当局不能有效反击恐怖主义威胁的根本原因在于,由于当局一意压制政治转型进程,着着显示重建红色意识形态政治的决心,因此,当局在应对恐怖主义威胁时不仅缺少现实的法治资源、体制资源与社会动员能力,实际上,在教条化的虚拟民族团结话语下,他们也没有真正深入全面的理论资源。这就使得当局除了作秀似的推衍塞责,并不能进行任何实质性的反恐行动。而所谓反恐,无外是在新疆本来已经绷得极紧的社会压制之弦加码再加码。而这无疑是火上浇油之策。

从很大程度上说,近期的这些恐怖袭击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在全世界前面打破了新疆稳定和谐的形象,也打破了当局可以有效应对新疆分离主义恐怖组织危险的形象。更严重的是,准紧急状态的实行可能更是恐怖主义组织求之不得的行动目标,因为加重的社会控制和压制势必使普通新疆非汉族国民加深对统一国家的离心力,以此支持分离的力量及恐怖组织本身的力量自然会得益,然后,风借火势,火借风威,在一轮轮不分青红皂白的专政与天怒人愤的恐怖袭击的互动中,最后新疆奔向格罗兹尼的列车终于加速到难以挽回。

这凸显了恐怖主义威胁与反对恐怖主义政策最深层的意义:与每个面临恐怖主义威胁的国家一样,中国面临的根本课题是:除了对个案的紧急处理及反恐的专业理论与力量建设之外,整个国家将建构什么样的法治、文明与治理资源,说到底,是以何等生活方式的选择来应对威胁的问题。尽管各种紧急和权宜的处置是需要的,但归根结底,如果没有强大的现代制度、文明及社会资源的支持,则任何长期消除恐怖主义威胁的努力都将归于失败。

因此,对于如何看待目前的高调宣誓反恐,明智的人们应该记住:源自新疆的恐怖主义正是专政治理的历史果实,基于绝对暴力的专政不可能换来广泛和坚实的统一国家认知,而要令乌鲁木齐奔向格罗兹尼的列车停住,则必须标本兼治,那意味着,在我们与新疆的同胞们坐下来讨论到底要怎样的新疆之前,我们应该与所有人坐下来先讨论清楚到底要怎样一个中国。简言之,没有真正的宪政、民主、民权及其他支撑现代国家的基石,辉煌的统一国家大厦不过是沙滩上的海市蜃楼而已。对此,真正的爱国者不能有丝毫幻想。

Advertisements

中国的挨打史,其实是一部讨打史

真理部:各网站注意删除《中国的挨打史 其实是一部讨打史》一文。(20140517)

落后就要挨打忽悠人们太久了,大匣不想让这个谎言再忽悠别人了

仔细分析中国历史上历次被侵略,其根本原因都不是因为落后挨打,所以中国人要思考的不是如何避免挨打的问题,而是要思考如何避免讨打的问题。

中国的挨打没有一次是因为落后,而是因为专制、腐败和盲目自大

烽火戏诸侯告诉我们,匈奴侵中原,是因为中原政权腐败,而不是因为中原科技、生产、经济、军事、文化落后;五胡乱华是因为中原自乱,人家才有机会,而非中原落后;唐玄宗不是挨安禄山打而是讨安禄山打,一个强大帝国的命门被野心勃勃的人看得一清二楚,只能用讨打来解释;蒙古灭宋是因为宋落后吗?恰恰相反,当时的南宋不仅经济发达、文化领先,而且科技领先,南宋国民自己掌握着火药的生产技术,却不能用来抵抗蒙古入侵。

清入关统治中原是典型的落后打先进,是典型的落后统治先进。而鸦片战争、八国联军入京,这些都是讨打,特别是八国联军侵华,完全是因为中国那些当权者无视中外教民的生命人权、无视外国使节的尊严和生命,是十足的讨打。是因为这样的讨打才使两个恶邻产生了强烈的非份之想,才有了日本占我东三省,俄国掠夺我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甲午战争、中俄的多次战争都不是中国落后,而是中国政治腐败,致使军队无战斗力。

当年民国与苏联签订第一份中苏友好条约都能够要回来的海参崴,共和国再订第二份中苏友好条约时却永远地弄成符拉迪沃斯托克(让它控制东方)了;六十年代印尼屠杀华人老蒋还有营救行动,而1998年印尼屠杀华人,集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于一身的江政府连强烈谴责都没有发出过,弄得华人发誓“宁做美国狗,也不做中国人”,狗可比人落后千万年啊。最近越菲马尼在南海很拽,连文莱都敢跟你拽一把。六十大寿也过过了,难道现在更加落后了?如果是这样,那就赶快跑开,管它邪路老路跑掉再说,自己既无金刚钻就赶快放下瓷器活。

总之,中国历史上的被侵略从来都不是落后挨的打,从来都是政治腐败挨的打或不守规矩而讨来的打。而且就目前来看,还在冥顽不化地叫板和对抗普世价值,这也是说,直到今天中国有些人还在继续讨打。

金钾大匣,一五一十部落

新疆喀什3官员遭暴恐分子杀害

真理部:全网查删《新疆喀什3官员遭暴恐分子杀害》(20140517)

法新社、香港《南华早报》、新加坡《海峡时报》等境外媒体昨日(15日)报道称,上月底,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的三名干部惨遭暴恐分子杀害。北京一名反恐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外媒报道属实,恰恰说明暴恐分子的凶残,以及加大反恐力度的正确性。

报道引述叶城县Janggilieski派出所副所长艾恩瓦尔·吐尔逊(音译)的话说:“三名干部是上个月底在叶城县一处湖滨遇害的,两人遇害后被丢进湖里,第三人身中31刀后也被投入湖中。”经过当地警方的严密侦查,现在已经锁定3至5名嫌犯,这些嫌犯来自附近一个村子。不过,法新社记者联络喀什警方时,喀什警方没有评论。

法新社15日表示,最近几个月来中国暴恐事件有所增加,这包括昆明火车站暴徒用刀砍伤平民事件和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袭击事件。对此,北京的一名反恐专家15日告诉《环球时报》,“如果外电报道属实,恰恰说明这些暴恐分子是如何的凶残,此外‘东突’组织公然认领爆炸袭击事件,而且公开制作爆燃物的全过程,这正好让持双重标准的美欧政府和政客看到这些暴徒的真实嘴脸,同时也让在境外喊冤叫屈的‘东突’政治组织的面孔败露无疑。当然,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中国公安和其他强力机构,包括中国社会全民加强反恐的迫切性与紧要性。说明中国领导层下决心与暴恐势力坚决斗争的必要性。”

15日,42名新疆青联委员会代表发出联名信,呼吁让用暴恐裹挟新疆者绝望。

在越中资企业被越南人冲击

真理部:所有涉及“在越中资企业被越南人冲击”相关消息一律不得报道,不得转载境外报道。严格查删互动环节出现的相关信息、言论和图片。(20140514)

群眾誤為中資 搶砸上百廠房

〔記者蘇永耀、曹伯晏、邱燕玲/綜合報導〕中國在南海海域設置鑽油平台,引爆中越對峙升高,也點燃越南民間反中情緒並上街遊行,昨天遊行變調成反中暴動,由於當地人分不清中資台資,越南南部平陽省六百家台商所在的工業區遭殃,多間餐廳、工廠等建物遭闖入,打、砸、搶,甚至縱火;越方雖出動軍警鎮暴,但因暴民比軍警還多,平陽省情況失控,僑委會表示,初估有上百家台商工廠受到越南暴民侵入,並搗毀設備,財物損失目前無法估算。

情況失控 已兩名台商受傷

越南台商會平陽分會會長蔡菀真表示,據她了解,已有兩台商受傷,陳姓台商頭部遭木棍擊中,縫三針,另一名台商傷勢不清楚。

這兩天在越南平陽省新加坡工業區、平準工業區、大登工業區、神浪工業區、越香工業區等地,都有越南群眾為抗議中國而糾眾示威。昨天上午遊行展開後,原僅兩、三百名民眾參與,但逐漸擴大和脫序,大批機車族及遊行民眾見到有中文招牌的公司和工廠就強行闖入,要求廠方停工、要現場員工罷工,並展開破壞。

現場一名侯姓台商在臉書上直言,「這算啥單純抗議,覺得生命受到威脅!」

我揚言撤資 促越妥善處理

外交部長林永樂昨晚表示,已與我駐越南代表黃志鵬連絡,要求越南政府務必保護台商人身安全。黃志鵬也向越方表示,越南必須妥善處理,這不僅「攸關他個人去留,並涉及台商在越南的撤資問題」。

外交部發言人高安也說,外交部已向越南駐台代表裴仲雲提出嚴正要求。據指出,裴仲雲深夜回覆表示,越方已配合出動軍警及鎮暴部隊,「情況有慢慢控制下來」。

台商籲貼我是台灣不是中國

不過當地傳回訊息,昨天入夜後狀況並未平息。我駐胡志明辦事處處長陳柏秀表示,晚間更出現暴民放火燒廠房,情況不樂觀,並有波及胡志明市的顧慮 。

越南台灣商會聯合總會總會長劉美德昨晚表示,平陽省的台商幾乎無一倖免,「他們現在已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是亞洲人的工廠就開始破壞、搶劫。」

經濟部國貿局表示,目前獲知遠東新、順興鞋業、第一文教等台商廠房受攻擊,其中遠東新的平陽廠已暫時停工,但不清楚人員傷亡情況。寶成越南廠員工在廠區內遊行抗議,為避免意外,寶成平政廠昨下午放假半天。

我駐越南代表處指出,為維護各地台商安全,必要時可加貼註明「台灣廠商」的識別文字。有台商說,可能要用越文寫「我是台灣不是中國」的布條,才可能逃過一劫。

立委:馬一中政策造成混淆

立委蕭美琴表示,越南民眾將台商與中商搞混,甚至覺得台灣是中國一省,當然與馬政府一中政策造成的混淆有關。

脸书将在华设立办公室

真理部:各网站查删“脸书将在华设立办公室”相关信息。(20140512)

臉書傳在陸設銷售辦公室有動作

(中央社台北13日電)彭博報導,知情人士透露,全球社群網站龍頭臉書,採取行動將在中國大陸成立銷售辦公室,和當地廣告商合作,此舉讓臉書首次在大陸招募員工,儘管臉書服務在當地仍被禁用。

由於資訊未公開而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透露,臉書(Facebook Inc. )可能1年內在大陸設立辦公室,以服務日益增加的客戶。臉書正洽詢在北京財富金融中心租賃辦公室。

根據另一個知情人士透露,臉書尚未決定北京銷售辦公室要招募約聘或全職人員。設立銷售辦公室需要營運執照。

大陸是臉書相對未開發的最後大型市場之一,因此在大陸設立辦公室,將標誌著臉書重大的一步。

臉書的社群網路服務雖在2009年遭大陸政府禁用,但靠著在香港的辦公室,也靜靜地建立起大陸的業務,出售廣告給想接觸國際用戶的公司。

臉書副總裁史密斯(Vaughan Smith)在電郵聲明中表示:「目前我們在香港的銷售團隊,支援這些大陸業務,但因為這些業務是藉由使用臉書,達成快速成長,當然我們會考慮能在當地提供更多協助的方式,可能考慮將來在大陸成立一個銷售辦公室。」

他拒絕就設立大陸辦公室的時間和地點置評。(譯者:中央社劉淑琴)

刘汉深谙民不与官斗:公司每个领域都有官员高管

真理部:删除《三联生活周刊》涉刘汉一文:刘汉深谙民不与官斗:公司每个领域都有官员高管。(20140512)

站上被告席的第一天,刘汉穿着一件样式陈旧、普通的油绿色夹克,大部分时候神情严肃,与两年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那个披着貂皮大衣、对着镜头一脸憨笑的矿业大亨有极大差别。经过一年多的关押,他明显比之前的照片消瘦,眼袋非常突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草莽淘金路以来,他身体的损耗与财富积累并行着。他的淋巴结从1994年开始一直肿大。因为超常的电话量,他的听力也出现问题,庭审时需要戴上助听器,并要求法庭特意为他的座椅加上垫子。

刘汉被控14项重罪,包括涉嫌组织及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妨害公务罪、开设赌场、非法经营、强迫交易……这是424名警察、花费200多天,在四川、贵州、海南、内蒙古、云南、上海、深圳等省市自治区以及香港、澳门等地,调查1000多人,调取证据资料1万余份,最后形成800多本卷宗来证明的定罪。他旗下的公司已大多被查封,四川省政协委员的称号也被取消,孩子寄养在别人家中。四个兄弟姐妹因为不同程度涉案被关押,只有一个70多岁的母亲在海南,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四川。如果上述控罪成立,他的所有财产将被没收,“四川首善”的称号也将被“最大的黑社会”所取代。

刘汉否认绝大部分控罪,处心积虑地为自己辩解。庭审时他总是随身带着起诉书,常常用笔记录着,在法庭上的发言也比其他被告更踊跃。尤其是在4月19日——庭审最后一天,他在法庭上花了140多分钟做自我辩护。除了停下来喝一口水,他一直按时间顺序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己记忆中的创业经历。语速不快,眉头紧锁,给人感觉有点诚恳,甚至艰难地讲述着。

口头表达其实非刘汉的长项,上世纪90年代,当他试图完成转型,从一个资本市场上的投机客转向实业时,他也曾使用各种方法来和掌控着项目的官员沟通:讲自己的江湖往事,显示自己的资金实力和决心。一位曾在公事和饭局场合都和他有过接触的市政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刘汉给他留下的印象是“说话没什么条理,拉拉杂杂的”。但在4月19日下午16点40分到18点55分这段时间里,他却表现出了让熟悉他的人都惊讶的表达能力。“汉龙公司去旁听的人都说,平时开会的时候都讲不出来什么东西,也没有逻辑性,这次居然这么能讲。”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青松对本刊记者说。他在此案中担任刘汉的代理律师。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洪浩也旁听了这次庭审,他告诉本刊记者,刘汉的自我陈述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很有条理性,也很清晰,感觉像一个正常的商人,而不是黑社会老大那种脸谱式的形象”。而这,可能正是刘汉拼尽全力所要努力的结果。他要用一种逻辑来掩盖、否认他必须面对的事实。

除了出乎意料的,其实是他准备已久的条理之外,刘汉还用一些更感性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逻辑。他陈述过程中有36次长叹,6次克制但明显的流泪——既不是号啕大哭也不仅仅声音哽咽,法庭7次提醒他注意情绪和措辞。

这不是他第一次流泪。2014年元月,当张青松第一次在咸宁看守所会见他时,他就情绪激动得无法控制。在见到律师前,他已经被关押了9个多月。据他的家人告诉本刊记者,因为有重大行贿嫌疑,在案件调查阶段不允许请律师。直到今年元月刘汉才获得首次见律师的机会。或许因为长时间与外界隔绝,律师第一次会见时刘汉拒绝说话。“他怀疑我的身份。直到我把他家人的照片,还有他家里人写的一封信给他,他才相信了我们。他立刻变得非常激动,语无伦次地针对起诉书上的罪名提出抗辩。第一次会面几乎无法正常地对话。”张青松对本刊记者回忆。

在和张青松闲话时,刘汉说他最佩服依靠自己奋斗的人,他在庭上的申辩也强烈地传达了这个信号——“我觉得他的陈述无非是想讲他原始积累的过程是付出劳动的,他的个人辩护很充分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洪浩对本刊记者回忆。

奋斗确实就是刘汉的人生:他生于贫苦的市井之家,没上过大学,在上世纪80年代市场经济初起、价格双轨时,从木材运输和贸易中开始认识交换术而踏上淘金之路。此后挟贸易实战中积累的“人际关系决定一切学”及对价格的经验和敏感,在期货市场中获得了真正意义的第一桶金。在地方政府财政危机与发展愿望共同膨胀时,他通过提供资金帮助地方政府完成市政项目,换取廉价土地的开发利润。当国企经营陷入困境时,他又获得了参与国企改制的机会,也获得了在资本市场上高抛低吸的金融平台。他深谙权利与交换的法则,从不提供“免费的午餐”——每每出手帮助政府解决一个问题,总能换得自己心仪的、放大多倍的资源。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来临,他又运用自己擅长的低买高卖手段进入国际矿业市场,在合适的时机,利用合适的机会,让自己的资产获得成倍增值。一位熟悉他的人对本刊记者解释刘汉资产的超常增长:“他瞄准的是大手笔、特殊的有超额利润或者垄断利润的东西。或者用对手交易吃掉对手,或者靠垄断资源牌照,每个布局都是一旦成功就有巨大利益。”2013年3月被警方带走前,他已是连续两届的四川省政协常委、上市公司金路集团的董事长,他创办的汉龙集团产业涵盖了矿产开发、清洁能源、食品酒业、地产、教育等多个领域,拥有全资或控股企业30多家。

在资产壮大的过程中,刘汉并非一只闯进瓷器店的莽撞公牛,即便在最野蛮生长的时代,他还是表现出了了解规则的精细、等待机会的耐心,以及利用规则的精明。这规则本身就是中国特色,并不透明的市场经济中的机会。在采访中,不同采访对象都提到他熟谙规则、利用规则的能力。当说到与京城富豪袁宝璟颇具争议的期货之战时,一位曾参与这次期货交易的专业人士第一句话就是:“那次就该他赢。”“他不是修改规则,而是利用规则。”一位官员向本刊记者回忆与刘汉的接触,提到刘汉给他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一句话:“他说‘民不与官斗,我懂这个道理’。我当时想,咦,刘汉还明白这个道理。”

其实,如何与官员交往就是刘汉深谙的规则。官员为我所用、为我调度是他非常擅长的方法。他每进入一个领域,公司高管名单中就会出现该领域的官员。随着产业扩大,高管名单成员也由前成都联交所总裁、前证监会期货部副主任、前中期公司总裁,直到后来的前省委书记秘书、前省办公厅主任。“我的很多朋友都到他那里去,除了他出手大方,还因为他有想法。他要靠这些人去帮他做大,但他也给这些人一个事业的版图,给一个比较自在的机制。”一位前任政府官员对本刊记者说。

刘汉的前妻杨雪曾向警方这样供述刘汉与官员的交往之道:“刘汉会带我一起跟他们吃饭,向他们赠送黄金、翡翠等贵重物品,价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有时候还会通过赌博向他们行贿。”

但与官员交好的方式远不仅止于此。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他通过向滇池保护基金捐款1.2亿元,获得了与云南省官员坐上同一张桌子的权利,并用一顿价值上百万的宴请来表达他的财力和对官员的尊敬。他接受一位阿坝州领导的力邀,去投资环境尚不完备的阿坝投资,但换得的是这位领导给他介绍更高层的关系,使他的官场网络从川内辐射到北京。

刘汉是在完成了权钱交易学基础启蒙后,凭借他在交易原则上的天赋走上越来越宽阔的财富积累之路的。他的“人际关系决定一切学”使他走通官场、银行,所有流通与保障环节,如鱼得水。随着经济实力增长,他的关系网也就越织越大,越织越密。尤其是有了四川省政协常委的身份后,他结交的官员级别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但刘汉之深谙规则,又意味着和官员的交往并非那么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刘汉在自辩中说:“我给官员们行贿,我都交代了,我没有和他们有权钱交易,那是礼尚往来感情交往,我以前不认为那是犯罪。”赠予巨额“人情往来”的财物,却不直接与项目挂钩,让给予和收受财物的双方都置于一个相对安全的境地。

有关黑社会的指控中,刘汉唯一承认的是因弟弟刘维而犯下了窝藏罪。刘汉说,在因涉嫌参与枪杀陈富伟被通缉后,刘维躲藏在广汉的一处僻静的院落中,其间他去探望过他,给他钱物,并在某年的除夕夜,以省政协常委的身份给四川省公安厅电话,让刘维有了回家吃年夜饭的权利。他拒不承认他与刘维之间有更深层关系。但即使是这样在他看来出于亲情的行为,对社会又意味着什么?一位当地警察对本刊记者说起此事,流露出无法抑制的消极:“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没有意思。”“以命抵命是常识,因此一般人出了问题是商量、谈判。但他们有胆子,也有能力用人的性命作为解决问题的手段。”制造闹市枪案被通缉的疑凶,就在眼皮底下近5年没有归案,警察的职业尊严会被消解。对老百姓来说,他们的反应就是“不谈”。广汉有一条很有名的茶坊街“小河流水”,一条蜿蜒数百米的小河边,是一家接一家的茶馆。人们日复一日、密密麻麻地聚在这里,喝茶、打牌、看报。但当地人告诉本刊记者,在这个四川人特有的公共议事场所,很少有人谈论刘氏兄弟。人们既不谈论他们的受审,也不谈论他们曾经制造的不公平。那些发生在这个城市里,嚣张但没有受到惩罚的暴力,即便与己无关,仍然能形成一种威慑力。“不谈就是一种自我保护,不谈,危险就离自己远一点,但不谈也是最大的问题。”

一位熟悉刘汉的人对本刊记者评价他是:“利用了转型和改革时期很多不规范的东西,发挥出了他的天赋,达到了极限。”他曾被评为四川省改革开放30年的标志性人物,这与起诉书对比有些反讽的称号,确实标记着一段历史——刘汉的机会,刘汉的手段,还有刘汉的眼泪,实在是个说来话长的故事。

记者无疆界公布2013年180个国家新闻自由度 中国排名第175

国新办:请各地各网站检查删除“2013年度180个国家新闻自由度排名 中国位列第175”一文有关内容。(20140210)

作者 法广

记者无疆界公布2013年调查180个国家的新闻自由度,中国在最后十名国家行列,排名第 175名。中国如同2012年排行榜,仍名列最后十名国家中。2012年,在179个国家中,中国排名第 173名,越南172名,伊朗174名。芬兰、荷兰及挪威再度名列新闻自由前三名的国家;而土库曼、朝鲜及厄立特里亚继续成为新闻自由最糟糕的国家。

根据本台接获记者无疆界组织(RSF)的新闻稿指出,要求所有媒体要等到周三巴黎时间零点整开始才可以公布该组织所公布的这项2013年的180个被调查国家中评审结果新闻自由度排行榜。中国此次仍然在最后十名国家行列中,排名第 175名。

记者无疆界指出,2014年公布的这项2013年的调查结果显示了在一些国家的新闻自由度出现严重倒退情况,如:美国、中非共和国、危地马拉等国;不过在另一些国家则明显有进步,如: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及南非等国。芬兰、荷兰及挪威再度名列新闻自由前三名的国家;而土库曼、朝鲜及厄立特里亚继续成为新闻自由最糟糕的国家。

周三公布的2013年180个被记者无疆界组织调查国家的新闻自由度评审结果的前十名及最后十名国家名单如下:

2013年的新闻自由度排前十名的国家是:

1.芬兰 2. 荷兰3. 挪威4. 卢森堡5. 安道尔6. 列支敦士登7. 丹麦8. 冰岛9. 新西兰10. 瑞典

2013年的新闻自由度排最后十名的国家是:

171. 老挝172. 苏丹173. 伊朗174. 越南175. 中国 176. 索马里177. 叙利亚178. 土库曼斯坦179. 朝鲜180. 厄立特里亚

这项参考工具是记者无疆界参考各国的7项标准评审该国的新闻自由度所提出排行榜名单,这七项标准是:新闻的苛捐杂税水平、新闻多元化的程度、媒体的独立性、媒体环境、媒体自我审查程度、法律框架、透明度及基础设施。这项参考工具是要敦促这些国家政府面对他们应负的责任,,并让公民社会可以有一个客观的标准,并提供国际组织一个所谓好政府的指标,并得以引导他们的决定。这是记者无疆界秘书长克里斯托夫•德洛瓦向媒体指出的。

2012年,在记者无疆界调查179个国家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结果,中国也是名列最后十个国家行列,排名第 173名,越南172名,伊朗174名。